实验室研究
Src介导ERK信号通路对宫颈癌细胞增殖凋亡的作用
中华流行病学杂志, 2017,38(9) : 1246-1251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254-6450.2017.09.021
摘要
目的

探讨Src介导ERK信号通路对宫颈癌细胞增殖凋亡的作用。

方法

采用体外细胞实验方法,以宫颈癌细胞Hela(HPV阳性)和C33A(HPV阴性)为研究对象,施加Src激酶选择性抑制剂(PP2)对Src激酶进行抑制。于抑制前后采用流式细胞术(FCM)检测各组细胞的周期及凋亡情况,分别采用Real-time PCR法和Western-blot法检测各组细胞ERK 1/2、c-Fos和c-Jun的mRNA和蛋白表达水平。应用SPSS 20.0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。

结果

Src抑制后,Hela和C33A细胞均显示增殖指数降低,凋亡率升高,处于G0/G1期细胞比例升高,S期和G2/M期细胞比例降低,ERK 1、ERK 2、c-Fos和c-Jun的mRNA含量升高,ERK 1/2、磷酸化ERK 1/2(p-ERK 1/2)和磷酸化c-Fos(p-c-Fos)蛋白表达水平降低,c-Jun和磷酸化c-Jun(p-c-Jun)蛋白表达水平升高。Hela细胞凋亡率、p-ERK 1/2和c-Fos蛋白在Src抑制前后的变化低于C33A细胞。

结论

Src活化可以上调ERK信号通路中关键因子ERK 1/2和c-Fos磷酸化蛋白的表达,促进宫颈癌细胞的生长与增殖,在宫颈癌变中发挥重要作用。HPV感染可能对Src介导的ERK信号通路调节具有调节作用。

引用本文: 宋志超, 丁玲, 任志英, 等.  Src介导ERK信号通路对宫颈癌细胞增殖凋亡的作用 [J]. 中华流行病学杂志,2017,38( 9 ): 1246-1251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254-6450.2017.09.021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 0  关键词  0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 0  评论  0
相关资源
论文 | 视频

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。

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本刊文章,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。

除非特别声明,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。

全球每年约有53万宫颈癌新发病例和27万宫颈癌死亡病例[1]。2015年我国约有10万宫颈癌新发病例和3万死亡病例[2]。众所周知,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(HR-HPV)反复和持续感染是宫颈癌发生的主要病因,但非唯一因素[3]。有文献报道,宫颈癌患者的5年累积生存率为50%左右,这一数值在过去的20年中并未明显提高[4]。因此,寻找HPV以外的其他因素成为当前宫颈癌病因研究的热点。原癌基因Src是首个被发现可诱导细胞转化的基因。在正常组织和细胞中,细胞癌基因c-Src以磷酸化的形式发挥作用。Src激酶作为连接细胞内外许多重要信号通路的膜结合开关分子,被细胞膜表面的多种信号激活后,可以调控多种与肿瘤发生、发展有关的信号转导通路[5]。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(ERK)信号通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。有文献报道,ERK信号通路在多种肿瘤的发生发展中起重要调节作用。作为Ras-Raf-MEK-ERK信号通路的重要成分,ERK可将细胞外各种刺激信号传递到细胞内。磷酸化的ERK(p-ERK)是ERK信号通路活化的标志,它可以介导信号由细胞质向细胞核传递,通过上调或下调核转录因子c-myc、c-Fos、c-Jun、cyclin-D1、Bcl-2等蛋白的表达,参与调节细胞的生长、发育、分化、凋亡等多种生理过程,并在细胞的恶性转化中发挥重要作用[6]。本研究采用体外细胞实验的方法,在宫颈癌细胞Hela和C33A中,以ERK信号通路关键因子ERK 1/2、c-Fos和c-Jun为靶点,检测Src抑制前后ERK 1/2、c-Fos和c-Jun蛋白及mRNA表达的变化,以评价Src对宫颈癌细胞中ERK信号通路关键因子的调节作用。

 
 
展开/关闭提纲
查看图表详情
回到顶部
放大字体
缩小字体
标签
关键词
人乳头瘤病毒
宫颈癌细胞
Erk信号通路